文化交流

家乡的老屋

分享到
时间:2020/2/11 22:57:06  作者:李文芹  来源:邯郸市侨联  查看:89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    古老的小镇——马头镇,坐落在一条繁花似锦街道的旁边,有一座很大的院落,院落里有所坐北朝南的房子,这就是生我养我的老屋。    很久没有回老家住过了,今年的思绪多了一丝牵挂,总想回去回味一下快乐...

    古老的小镇——马头镇,坐落在一条繁花似锦街道的旁边,有一座很大的院落,院落里有所坐北朝南的房子,这就是生我养我的老屋。

    很久没有回老家住过了,今年的思绪多了一丝牵挂,总想回去回味一下快乐的童年,还有那记忆深刻的岁月。

    今年十·一,我终于踏进了我久违的老家。一座很久没有人住的院落,祖父在世时还是一个“春色满园”的人家,如今已有十多年没人住了,只有每逢过年时,家父回家住上几天,我们也凑个热闹,随后各自回到工作单位,各自回到自己的家。把整个院落托付给一个亲戚,让他们过一段时间给屋子通通风,晾一晾被子。

    用钥匙打开院落的的门,映入眼帘的首先是那五间北屋和西面的陪房,还有那棵儿时记忆的石榴树。偌大的院落很凌乱,野草茵茵,杂木丛生,还有自然生成的小榆树,已经擀面杖那么粗,数不清有多少棵树了,整个院子就像一个自然地小树林。

    最显眼的还是那棵记忆深刻的石榴树。金秋十月,满树红彤彤的石榴果在阳光的照耀下,似一盏盏点缀在树上的红灯笼,把树叶子都映红了,我用手牵起那硕果累累的树枝,爱不释手的观赏着,有的石榴背靠着背,有的手牵着手,有的石榴像三胞胎挤在一起,露出甜美的微笑,争先恐后的向我招手,儿时的记忆回荡在我的脑子里。在我记事起,家里就有那棵石榴树,听祖父讲,那是祖父从外婆家移植过来的,刚拿过来时,树苗细的似线头一样,祖父把那棵石榴苗栽在我家老屋的窗户底下。在我六七岁时,那棵石榴树已经长成胳膊粗了,它是两棵树身,相互缠绕在一起,长到七八十公分高的时侯分的茬 。我是家里的老小,石榴树树龄比我的年龄还要高。记得小时候我常常爬到那棵石榴树的分叉部位,坐在树杈上唱“丢手绢”、“我爱北京天安门”、“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”等许多少儿歌曲。这颗石榴树,伴我度过了美好的童年。
 
    站在老屋前,我凝视了许久,那是用青砖砌成的房子,房子的下半部已经改变了原来清晰整齐的墙壁。经历了多半个世纪的风雨洗礼之后,现在已经凹凸不平了,昂首看见门头上那雕刻得有些艺术感的四个字“紫气拱门”,用青砖瓦雕刻的大桃子告诉我,那曾经是当时最一流的房屋。在那个年代,房子窗户都是围棋盘式的。我家的窗户是两开扇的玻璃大窗,老屋的房顶全部是一色的青砖铺顶,屋内墙壁没有任何加工和修饰,看那砖与砖之间的灰道,规律的像是镶嵌在墙壁上的艺术壁纸。想起当年祖父和父亲的眼光也算是意识超前吧!记得在我长到10岁左右时,邻居家盖的房子依然是围棋盘式的窗户。
 
    我的老屋已经很陈旧很沧桑,一种熟悉亲切的思绪油然而生,今天终于回到生我养我的老屋。推开房门,嗅觉中有一股不太浓的霉气味,房梁上,窗户上看见了那大片儿、小片儿的蜘蛛网。桌子上,椅子上,柜子上覆盖着厚厚的尘土。我放下行李,推开窗户,窗外那火红的石榴在绿叶子的衬饰下光彩夺目。看着那石榴树我的情感又回到了春天。记得惊蛰之后,万物复苏,石榴树的枝头上长出了毛茸茸发红的萌芽,几天后那些红色的萌芽似豆芽般的长出来,伴随着绿色,再过几天,那一片片小叶子全变成青绿色了。到了五月,树上的石榴花蕾似一个个小小的棒槌,五月的中旬满树的石榴花争芬夺艳,喇叭形状的石榴花边缘,好似绣上了一圈红色的绸子,火红的花朵招来一群蜜蜂在花蕊中翩翩起舞,偶尔飞来一些小鸟在枝头上叽叽喳喳。那情景真是鸟语花香,赏心悦目。
 
    我拿起笤帚迅速的打扫起来,不知是什么样的动力促使我,打扫起来那么得心应手,很快就把屋子打扫干净了。拉开立柜门,把被子晾在对门婶婶家楼上的阳台上。金秋十月,秋高气爽,夕阳西下,火烧的云彩,把老屋映成了另一番风景。
 
     吃过晚饭,躺在老屋的床上,家乡的夜是那么寂静,皎洁的月光悬挂在天空,满天星斗闪烁着光芒,望着窗外的星空,那颗最亮的星光引起了我儿时的记忆。记得小时候,最高兴不过是“过年”,总是翻着日历牌去数,离过年还有多少天。一百天,九十天,八十天......十天、九天、八天.......。当进入腊月时,我和哥哥、姐姐不知道要去市场上转多少遍。记得七八岁时买年画的场面,我想买年画,央求母亲给我一块钱,母亲拗不过我给我一块钱,因为是过年,要是平常绝对不会给一块钱,记得平时母亲给我的零食钱,通常是二分、五分,一角,最多不超过两角钱。母亲不放心,让哥哥带我去买,哥哥拉着我的小手跑遍整个卖画的摊位,记忆最深的年画是徐悲鸿的“骏马图”,还有“十大元帅”、天津“杨柳青年画”。我和哥哥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的挑选,为了买上满意的年画,会在市场上来回转上好几遍。在70年代,那些“革命素材”的年画和“连年有余”年画非常风行。我家就在集市旁边,去市场很方便。上午放学后,下午上学前,都会和哥哥或姐姐到市场上看一看,有时去市场光转不带钱,等看好了东西,再去央求母亲给钱。我是老小,哥哥,姐姐他们很少直接跟母亲要钱,这个要钱的差事都是我去办。放寒假后写完作业,那就一门心思的盼过年,买窗花,买鞭炮,买烟花......。
 
    小时候的冬天真的很寒冷,那个年代几乎家家都很贫寒,一起玩耍的小伙伴都穿着没有罩衣的棉衣棉裤,记得母亲为我做那套有小红道,小紫道,小兰道等五六种颜色的粗布棉衣棉裤,只是光顾着玩,根本不去想好不好看。那个年代,没有电视,玩的最开心的就是和同伴们跳绳和踢毽,我们遐想能踢上羽毛毽子,我和伙伴们去追抓在街上跑着的公鸡,那只体魄魁梧的公鸡,身上的羽毛特别绚丽,在阳光的照耀下奇光异彩,它漂亮的羽毛促使我们几个伙伴奋力去追赶,那只狡猾的公鸡,它一会跳到房檐上,一会跳到墙头上,我们跑得满头大汗,我跑着跑着摔了一跤,衣服也被摔破了,最后还是一场徒劳。满脸的疲惫和浑身的狼藉,回到家会受到母亲的责备,记得母亲拿着扫炕刷子一边清扫我身上的尘土,一边数落着我的无知。
 
    那时候没有什么好玩的玩具,只记得到了年关,有些小贩在街上卖像薄薄的葫芦形状的玻璃制品“琉璃咯嘣”,我记得是两毛五一个,拿在手里用嘴去一吹一吸,瓶底的平面会颤抖起来,发出“咯嘣,咯嘣”清脆的声音,那是儿时最高级的玩具。记得上四年级那一年"过年",母亲为我做了一套崭新的棉衣外套,一条蓝的确良裤子和一件深粉底带米黄和淡绿小圈圈的棉布上衣,那套衣服每天都拿出来看看,到了大年初一,才可以穿上崭新的衣服,快快乐乐的过年。

    家乡的夜很美,家乡的老屋使我找回儿时的梦幻。



相关评论
评论者:      验证码:  点击获取验证码

CopyRight © 2011-2012   Inc.All Rights Reserved 邯郸市归国华侨联合会  版权所有
联系电话:0310-3113320 地 址:邯郸市光明北大街64号 邮箱:hdqiaolian@163.com


后台管理